保罗·格雷夫斯牧师

当我第一次抱起婴儿儿子时,我感到喜悦和恐慌的强烈混合!也许你可以联系。

如果是这样,试想一下约瑟夫和玛丽把婴儿耶稣放进马槽时的感受。他们俩都知道天使告诉了他们关于这个新生婴儿的信息。他们的喜悦本来可以被恐慌所淹没,至少是迷惑不解。

当他们一起想知道他们是谁的父母时,他们真的想到这个孩子是伊曼纽尔,“神与我们同在”,肉体神吗?玛丽是否记得几个月前在伊丽莎白(Elizabeth)面前向上帝祈祷时的祷告,我们现在将其称为“玛丽的圣贤”(Mary’s Magnificat)?

如果她这样做了,也许她会在想一个想法,即耶稣是上帝的“马槽里先知的恩典”。玛丽的赞美祈祷也是预言之恩典的祈祷。

读她的话: 上帝用他有力的手臂驱散了那些骄傲的人。他把强大的统治者从王位上拖下来,把谦卑的人放在权力的位置。上帝给饥饿的人吃好东西,使富人一无所有。路加福音1:51-53贫穷& Justice Bible)

保罗·格雷夫斯牧师

她的祷告以上帝对生活的另一种观点挑战了既定的文化秩序,正如所有真实的预言在那时和现在所做的那样。预言与未来的预测无关,而更多地是关于上帝对生命的看法,当正义和爱占上风时。

耶稣的出生本身代表了对当时和我们那个时代的主导意识的决定性批评。玛丽的祈祷为她刚出生的上帝成为人类奠定了生命的舞台,因此世界将知道人类到底是什么!

当她为“救主上帝”而欣喜时,她肯定了犹太人的信念,即救赎并不是进入天堂的希望。犹太人将救赎理解为``摆脱或摆脱当前状况:奴隶制,贫穷,健康不良,饥饿和口渴。

玛丽在她的歌中谈论的是过去和现在的救赎,而不是遥远的未来。” (艾米·吉尔·莱文(Amy-Jill Levine),《世界之光》)。它的先知语调调整了当前基督教对“救恩”的信仰。

当我们仅以“耶稣温柔而温柔的”新生儿来庆祝耶稣的诞生时,我们不知不觉中忽略了耶稣的诞生和整个生命所体现的彻底的预言性信息。耶稣所做的一切都挑战了他那个时代的宗教和政治地位。还有我们的!

甚至他的仁慈都是预言。他对所有人的无条件热爱,甚至是他的“敌人”,以及他富有同情心的举动都对宗教和经济特权的文化心态提出了挑战。

荒唐的是,他宽恕了人,他康复了(特别是在安息日),他吃了饭,与社会上的流浪者闲逛,他挑战了圣殿​​剥削穷人的牺牲做法。都是慈悲和恩典的举动。但是他们威胁到他当时建立的社会/宗教秩序。上帝在行动中预言的恩典。

从定义上说,恩典是不值得的,不值得的!这是神赠予我们的DNA的免费礼物,只等我们在那里发现。那是我们真正的挑战。

每当我们接受需要赢得上帝的恩宠的观念,或者我们根据必须通过的神圣考验由上帝有条件地给予恩典,或者上帝决定谁得到/不接受时,我们就会掩盖甚至是窒息今天得到恩典。

想一想我们大家都使用的陈词滥调:``除了上帝的恩典,我在那里。我真的抵制那个善变的上帝,决定我的需要是否比您的需要“更多”或更少。

那不是我今年圣诞节拜访马槽里的先知恩典!


保罗·格雷夫斯牧师 担任联合卫理公会西北太平洋会议老年成人事务委员会主席。

发表评论